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心若塵河

做一朵小花,不起眼,靜靜地開放在你身後,陪同你一起走進你的全世界,讀你、看你、傾聽你。
  ——鄢
  許多關於文字的話題總是與沉寂靜謐的夜有關,明知夜的靜籟會打破靈魂底層某些禁錮並牽扯出一些莫名的惆悵,可還是喜歡一個人安靜的坐在燈下與長夜傾心交談。
  有皓月為伍,星空方會越加璀璨,倒是細搖輕拂的樹影兒,不甘於寂寞夜色的荒涼,頑皮著把流瀉的月光輕輕搖弋成了稀疏的篩網。夜色那麼美,疏影斜舞,娓娓訴語那一牙兒笑彎了眉眼的明月,恰似一曲紅袖霓裳當空舞,又像煙波江上繚繞春光展歡顏。笙歌冠雲霄,餘音嫋嫋久吹不散,洪宇滄滄也隨美景歌謠慢慢化作幻影沉入夢鄉。
  凝眉俯首,回眸又看到案頭擺放的《林徽因詩文集》,這個民國年間聲名遠播的才情女子,以及與她和那個年代相關的人和事總是在這樣夜色清長的晚間將我拉進紅塵深處最遙遠的地帶。漸漸,徐志摩康橋邊的衣袖雲舒雲卷,金嶽霖豐盛與富饒的萬古人間四月天和張愛玲卑微到塵埃裏的傾世戀情如浮光疊影般在眼幕前一一湧現。
  古語說,一念起,碧波青天,一念滅,滄海桑田。也許習慣了單行道上一個人面對一本書一臺電腦的平淡,有時心緒會因久於沉默而結成一張沖不破的網,把自己密閉起來,拒絕來自與外界有關聯的一切因素。孤獨的靜立會因寂寞而纏綿出輕攏慢撚抹複挑的萬般情絲,一縷縷,滲透到心底。片刻的安寧又會因氣朗神清而開啟閉合良久的鎖匙,隨我在文字的花香中尋覓到一個熟悉而溫潤的身影。
  以為自己結繭也會化蝶,在蛻變中承受涅槃後的新生。一直喜歡內心懷有悲痛情懷的詩人,那些文字都是經過淚水、情感、思念洗滌後的凝結。曾經捧著倉央嘉措和納蘭容若的詩詞淚流滿面,心裏泛起某種柔軟的輕輕的疼,一直延伸到紫霞絲絲線線穿梭交織夢想的圖景,仿佛才看見那個蒼涼瘦削的背影。重生需要浴火焚身的勇氣,我沒有,於是依然鍾情於黑夜的孤獨和孤獨下手機上清麗的文字。
  讀一段講述愛情的文字,在悲喜中行走,在滄海中停留,不觀繁華落盡紅塵漫漫,不聞千山暮雪暗香浮游。往往,一?那間的哽咽僅僅是因為那個輕輕撫摸著我的頭悠悠一句:你啊……然後長長沉默的人。其實,那一年站在那個中轉小站的月臺上時我已經知道,愛上一個人猶如愛上文字,從此無藥可救。
  潘多拉的魔盒對我是一種致命的誘惑,赫拉的預言卻像魔魘一樣糾纏著我的迷亂與不安。喜歡上夜的素淨,於是也喜歡夜光下所有的風景。有時會選一個孤獨的夜晚,一個人乘坐著大巴車從起點到終點在這個城市中穿行,司機身上淡淡的莫合煙的味道又總是讓人思絮紛亂。回憶、憂思、愛戀、離合成了一道道揮不走的魔咒,也尾隨著蒼白的路燈在子夜的帷幕裏漫無邊際的行走。
  生命亦如文字,不經歷不知世情涼薄人間情濃。昨天的故事在轉角處已然鬥轉星移,最初的遇見也遺失在了最深處。夜色吞去了所有的光芒,追憶慢慢在黑色中沉積,若相思,或許只可以寄一片落葉升一縷青煙。深情追溯著前塵往事的華美和波瀾了一個世界的芬芳,一切總是這麼安詳。
  有些事,不能說,不可說,不再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