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白來克-2 [打印本頁]

作者: ankearlww7895    時間: 2013-3-17 06:02     標題: 白來克-2

二人疲疲遝遝來到了千佛洞附近駝駝脖子河谷處,這裏是渭幹河和子母河流涇的交匯處,清淅的河水和紅褐的泥水交融在一起如一頭巨大的駱駝賓士在沙丘中,那蹄子撩起的黃沙,婉如跳動的大頭魚,憑著二人的經驗,斷定這裏一定有新疆魚,因新疆魚喜歡頂渾水遊動!建國說:就在這裏!你在這裏放一跑,我到脖子急流處撈被炸暈的魚,因新疆魚不同其他的魚,魚泡小,園厚實,被炸的魚浮不出水面!不要磨肌了!你沒看見,崖上空湧起那一疙痞一疙痞的濃雲嗎?可能要變天呀!江林說:不會的,那一疙痞的濃雲是穀中交融的浪氣造成的!我不是擔心這天氣,而就這一炮放下去,不會把那岸上千佛洞旁千年傳說的淚眼泉振出淚來!去你的,那淚眼泉早都不流淚了,再說工地整天放大炮也沒看他流淚,要是真的振出淚,我們可真看見曠世傳奇了!
  
  喂!在不要惦記那美嬌娘了,那只是個傳說!現實點吧!美人魚就要上鉤了!記住導火索一定要長,這裏水看是風平浪靜,水下很急,短了遊不上岸會危險的!好的!放心吧!哥們!江林打開馬桶包一看!傻眼了!在上游明明見把導火索放進包了,怎麼不見了!於是把包翻了個底朝天,還是沒有!建國在你衣服兜好好找找看看有沒有放在衣服口袋裏,“球”麻!我光著了,衣服不是在你那嗎?這時江林從衣服兜摸了半天,覺得好象有,拿出一看,即興奮又失望!香煙一樣長的導火索,放個明炮還成,要是在水裏點燃就沒著了!哎!運不加,導火所一定是在上游那老鄉在喊叫時,驚慌施措跑時,忘裝包裏了!走了,回家吧,回家早點喂腦袋,明上還要上班。
  
  “怪就怪自己,不去上學堂,
  
  “看到了別人後,心裏好悲傷”,
  
  “有汽車,有羊放,還有那美嬌娘”二人哼著自編的小調上了崖上了回家的小路。二人在路上合計,下次一定再來!那有下次了!工地上天天澆築混凝土,那有假日呀!對,也是,連晝轉,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等回宿舍,把剩下的雷管和炸藥交庫房,讓胡月出個手續就完事了。
  
  小路是上千佛洞唯一條道,厚厚的黃土留下二人深淺不一的角印!建國脫下了腳下的皮鞋說!這皮鞋是去年上烏市購篩沙機配件買的,平時都捨不得穿!今天魚沒撈著吃,可別把這雙皮鞋喂黃土了!在說光著腳在這柔軟熱呼呼土裏走,這天然的足浴比城裏人泡角要安意!你別說那些外國人,城裏人沒事往這千佛洞裏跑,那有啥看的!就連那千佛洞邊的土丘不停的拍照,更可笑的見了這黃土男的像進了桑拿浴,女的像進了美容院!臨走前還帶上一包!那當然了!女兒國就靠這黃土和水才傳宗接代,要是在配上這母子河的新疆魚那才是天下最上等的良藥!
  
  上了崖岸!回頭在看了母子河!巨大的駱駝已變成了浩如煙海的駱隊,在河谷邊陲上前行!崖下河床邊,綠悠悠,黃煥煥的癸花排著整齊的隊伍,惹的無數蜂兒在河提地裏亂舞,遠處有一位身穿白布衫的老鄉正在用趕著驢車在河裏提水,江林說“快看!建國:這不是在上游喊我們那位維族老漢嗎?有點像,但不確定,突然這一幕,把二人異常沉悶舉喪的心情拋在腦後,“管它是不是”,點一炮嚇嚇他!對,用炮敲打一下,看他還敢多管閒事,二人一口同聲說!就把炸藥邦在那棵小楊樹上放!
  
  這下那根像煙一樣長的導火索可派上了用場!“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小樹夾著塵土拋像龍捲風一樣久久拋向空中!令人迷惘又神秘!
  
  這時天色已漸晚,肚子已嘰咕起來,“喂腦袋”時候到了,趕快回家去了!到了食堂,飯點早過了。走!走近路到民族食堂看看,也許還有大塊肉吃!民族食堂採購回家了,就斯拉木大叔一個人忙!又當採購又當大師傅!在加“一天做五次奶媽子”忙不過來,乾脆為了省事,買羊天天吃大塊羊肉,還用鐵絲穿好,過稈,五佰克一份!方便!肉確實鮮美,可天天吃,實在吃不肖!一個月的伙食沒幾天就吃光了!所以人們都叫他阿卡大叔,意思是說:像電視裏的笨駝鳥阿卡隊長。
  
  到了民族堂一看!圍了一幫人,只見一位維族老漢在訴說:聲音哄亮而渾厚!“什麼吆吭吆吭的白來克!二人一聽就興奮了!白來克不就是魚嗎?二人忙亂推開人群,你說那有魚!在什麼地方!這時阿卡大叔說“你們倆個壞分子,天天就想吃魚!他是說“缸子一樣的魚,“哦”不是不是,是缸子一樣粗的樹,被壞分子炮漿子打掉了,那個地方都是高高的黃土,種樹麻煩的很,全靠人提水,毛驢子上不去,人就更難了!我要知道那個傢伙幹的,大塊肉一點不給他吃!那戈壁灘的草吃一下就好了!二人被阿卡大叔的一席話剛漲起吃大塊肉的心情,一下子便降了下去,大叔你不是說魚就是白來克嗎?怎麼樹也成了白來克,二個意思差不多,魚、樹、白來克,哦個嚇西!江林蹬了一下建國的衣服,快走還在這幹什麼,“你沒看那老漢嗎?就是那棵白楊樹的主人,找麻煩來的!
  
  建國剛哆哆嗦嗦點燃的煙還沒來的及抽就被江林拽出跑回到了宿舍,剛進門就被那紅木箱子上的香烹烹油炸魚吸引!看還留了紙條,是胡月留的:今天是巴紮天,我買了你們愛吃的油榨魚,記住酒少喝點!明天還上班!我先在導流渠領材料去了。哎!真沒想到本來是請胡月吃魚,沒想到讓她領先了。可惜不是母子河的新疆魚!不管那麼多,上一瓶紅山大?!這工地沒有酒的日子難過呀。二人一茶缸的酒,不一會就喝完了!極力使滿不在呼的心情中沉浸在酒裏!這子母河的新疆魚呀!是不是瀕臨絕境了,怎麼見不著了!看看那維族大叔時而激情,時而憤憤不平---白來克---白來克聲音!覺得心虛,膽怯!碰碰運氣吧!但願不會發生什麼事!
  
  幾個月過後,二人在工棚忙活起來了,胡月也常來幫忙!就缺大輪的軸承了!胡月能不能把你庫房拉拉車的軸承拿二個,等完事後,我們會在店鋪賣了就還給你!胡月說:不用了,我知道你們整的東西用處!我早已給你們備好了!只要你們不去老鄉家魚溏提水打魚,用在什麼地方都是正事!你們倆可真能耐呀!古人提水的水車到你們手裏用鐵就做出來了!喂!老同學,別忘了,我們可是專業水利技術工人,那水庫的溢洪閘沒有圖紙都能搞定,還在呼這搬家家的玩意,胡月說:我樹早已給你們聯繫好了,水庫壩區的老鄉要移民搬遷,正好把它賣下,把你們的心病解決了!胡月你行呀,事事都走在我們前面!我那能跟你們比,不是槍呀!就是炮!盡整出驚天動地的事!我只不過“平庸”的人,能做力所能及的事就成。
  
  十一月植樹季節剛到,二人大早把“奔奔”車拾倒好,裝上製作的提水車,及樹苗,噠噠,噠—使向了千佛洞!
  
  樹已植種好,自製的提已將“嘩啦,嘩啦的河水牽引到田地裏,“喂”小夥子站住,二人朝發出宏厚的聲音方向望去,“咦”那不是那位大叔嗎,怎麼一下子說起漢話了。老漢穩健的上步給我倆行了維吾爾族的大禮!二人說“對不起,我們-----,小夥子別客氣,你們和我當年年青時一樣“巴郎,巴郎”你們是個好巴郎!
  
  走!到我的房子去,讓你們償償我垂鉤燒制的新疆白來克! 




歡迎光臨 冰山的雪蓮 時尚論壇 (http://orzmap.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