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作曲之王舒伯特

即興之曲
  舒伯特十八歲時,和一個朋友同讀德國作家歌德的詩集。讀到「魔王」(Erk-onig)一詩,他忽然覺得腦海裏有旋律在響著,就對那朋友說:「我想作曲,可否請你出去散步一會,讓我一個人記下旋律,十分鐘以後你再回來看?」
  那位朋友在草地上抽煙,可是一枝煙還未抽完,舒伯特已經向他招呼,要他回來。五線譜上已寫滿音符,墨汁未幹,因為家裏沒有鋼琴,兩人就到附近,舒伯特畢業的小學去借鋼琴,由老師們唱出。一曲終了,大家都上前來吻舒伯特的臉,表示敬佩。
譜曲之樂
  舒伯特每天早晨六點鐘開始,就坐在書桌上件曲,除了偶而抽一會煙斗外,一直工作到下午一點鐘才休息。假使有朋友去找他,他就把已作好的曲演奏給朋友批評。如果說了那一首曲好,他就說:「是的,那是一首好詩。如果碰到一首好詩,音樂就容易譜出,旋律就如泉湧,這是真正的樂趣。」 神來之筆
  有一次,舒伯特和幾個朋友在一個喝啤酒的小園?,讀莎士比亞的詩,讀到一首叫仙勃琳(Cymbeline)的詩中的一節,他叫了起來:「有一段美的旋律來了,假使我有一張紙…….」話沒講完,他的一個朋友就一張菜單背面畫起五線譜來。就在人聲嘈雜的小酒店裏,共不過幾分鐘,舒伯特寫下了舉世聞名的「聽!聽!聽那雲雀!」
最後一面
  舒伯特很仰慕貝多芬,但因本性孤傲,不願高攀,同在維也納三十年,沒有見過面。後來經不起出版商一再慫恿,才奉了六十首歌曲的樂譜登門。恰巧貝多芬不在,就把樂譜留在他桌上。貝多芬歸來時,就病倒在床上。有一天病勢愈,他的朋友拿了這些曲譜給他解悶,貝多芬看了,說:「這些曲子裏有神聖的光芒,是那一位作的?」舒伯特知道了,趕來貝多芬病榻前,貝多芬已到了彌留時刻,知道他來,勉強提起精神,握了他的手,不久就永遠閉上眼睛
以報知己
  舒伯特一向仰慕貝多芬,可是他們面時,貝多芬已在彌留狀態,彼此沒有交談,貝多芬死後,舒伯特痛失知音,心中非常難過,他親自拿了火炬送殯,歸來時與幾個朋友在酒店中小飲,他滿斟一杯,對大家說:「為席上先死者乾杯!」困然,一年半以後,他也追隨貝多芬於地下。臨死時,他對他弟弟和朋友說:「把我葬在貝多芬的旁邊!」不久,他還說:「貝多芬不在這裏!」現在,他的墓離貝多芬不遠,兩人的銅像也並立維也納廣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