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Shining《Live Blackjazz》:投機取巧終遭報

Ihsahn 那張更進一步的《After》不僅讓遭遇瓶頸的Ihsahn獲得了來自黑金屬圈之外的極大關注,更把專輯中的薩克斯演奏者J?rgen Munkeby推到了金屬迷的面前。那些不安分的聽眾開始研究這張帶有濃重實驗色彩的專輯中的薩克斯運用,並且最終挖出了J?rgen Munkeby自己的樂隊——Shining。其實J?rgen Munkeby壓根不是一個新人,早在十年前他就活躍於北歐廠牌Jazzland和Rune Grammofon的旗下樂隊的演出陣容之中,職業生涯的合作樂隊從Motorpsycho到Enslaved這樣的角色。

  在大部分樂隊都沉醉於標籤潔癖,賣力地尋找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時,總有那麼些讓人嫉妒的不良分子,他們有過人的天賦和別人難以企及的音樂素養,信手拈來的都是別人想不到的動機,他們可以從一個更高的角度俯瞰音樂藍圖,自然,他們從來就不用擔心過自己的獨創性。而Shining絕對是這種樂隊其中的一員。

  1999 年,精通多種樂器的薩克斯手J?rgen和他當時在NAM的同學組建了這支樂隊。在Shining早期兩張專輯《Where the Ragged People Go》和《Sweet Shanghai Devil》中你聽到的幾乎全是美國口味的Hard-Bop,全原聲樂器的演繹而且楞到幾乎不帶一點九十年代色彩,大量Coltrane和Coleman 式的獨奏充斥曲間。要是不知道他作為Jaga Jazzist元老成員他早就把他們那個套路的北歐新爵士玩了個通透,你一定會相當驚訝他們的這個選擇。

  這種類型的音樂人腳步不會停止下來,進化才是他們的宿命。2005年樂隊轉頭北歐實驗大廠Rune Grammofon,Double Bass手被替換,同時一名新吉他手也加入了進來,現在看來他的加入對於Shining的進化應該是功不可沒。《In the kingdom of kitsch you will be a monster》和《Grindstone》讓樂隊幾乎改頭換面成了一支實驗搖滾樂隊。在這裏,爵士因素更像是一個概念融入在他們樂曲之中,頗有點戲劇的百變色彩;前衛、工業元素隨處可見,大量電子器樂氛圍部分被大量運用,失真吉他的加入也幾乎完全把樂隊拉拽到另外一種極端性風格當中去了。儘管如此,《Grindstone》還是獲得了2007年Alarm Award的最佳爵士專輯。

  2010 年,《Blackjazz》的發行真正成就了Shining“樂不驚人死不休”的霸業。黑金屬向來被公認為融合性能最強的音樂風格,把它爵士化的想法也不是沒人實施過,但是像Shining這般如同獲得啟示般伸拉硬拽融合起來的原始想法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至少一開始我是這麼認為的。樂隊使用了沙啞的吉他音色和粗糲的唱法與自由爵士融合,偶爾出現類似Blastbeat的節奏點可能讓你想到Painkiller,但是很快又會發現相似度其實並沒那麼大。總的說來樂隊成功用這一棍子打蒙了所有人,基本上大部分樂迷都不否認Shining又創造個新高度,一撥又一撥的頂禮膜拜開始目不暇接的出現。

  事情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露餡兒了,今年樂隊發表了一張名為《Live Blackjazz》的現場專輯,囊括新專輯大部分曲目和一兩首之前兩張的歌。聽的時候你可能猛然一驚,帶有工業氣質的老歌和“黑金屬”化的新歌一起演奏恰恰提醒了我一些事情,Slipknot、Nine Inch Nails這些名字在我腦海裏突然出現了,而且是十年前的他們。再翻出老專輯,我發現當時居然錯過了那麼多讓人發笑的片段——各種其他樂隊十年前玩兒剩下的元素被他們重新拾起,披上一層自由爵士的外衣,加上樂隊賣弄風騷的技術展示,一個流水線生產的滿漢全席端到你面前。這一次爵士內核倒是被搬到了前臺,只不過樂隊並沒有拿出以往那樣的誠意去真正摸索一個新方向,只是象徵性的做出了一個實驗的姿態。而且很顯然,大部分樂迷這次也並沒有多想,心懷虔誠的接受了他們這次並無誠意的轉變。

  憑藉樂隊極高的綜合素質他們完全不可能暴露太多弱點,你聽到的東西依舊是“顯得”天馬行空而嚴密至極的。但事實是極端音色不會一直掩蓋著他們這次不良野心操控下缺乏內容的實質,很快你就會開始噁心他們這種諂媚的態度,進而開始懷疑樂隊到底是想幹什麼。如果你仔細聽聽,你會發覺這些精良套路下的樂句確確實實似曾相識而且並不面生,也許這次他們太過信心十足而有些大意了吧。為了滿足樂迷的獵奇心理製造一張足夠怪異又並不難聽的專輯,他們成功的做到了。當然動機如何算我惡意揣測,真實情況也只有樂隊自己才知道了。

  《Blackjazz》是一張好專輯,哪怕他們學習的那些元素也都是我所喜歡的,如果沒有之前那些聽覺印象,這張專輯根本毫無瑕疵。當然你也可以說這只是一次玩兒鬧性質的嘗試,認真我就輸了,好吧。就像我開頭說的,在其他樂隊都在苦苦尋找的時候,他們可以輕易就拾起一片別人從未發現的扇貝,他們絕不應該如此應付。當然還是有理由期待他們以後的作品,畢竟這樣一支樂隊被困死在這麼一個並無突破風格裏,就算是這個時期的死硬樂迷也不會相信。
返回列表